法尔胜埋雷接连巨亏:29亿扯出资本大鳄

发布时间:2019-08-01 02:40:03 来源:极客财经社 关键词:大鳄,扯出,法尔,资本
原文标题:法尔胜埋雷接连巨亏:29亿扯出资本大鳄
原文发布时间:2019-07-31 17:17:13
原文作者:极客财经社。

撰文@李斌斌

编辑@李福来

7月24日,江苏法尔胜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业绩亏损7000万元至1亿元。同时,在此前“罗静案”中发布公告中提及的29亿债权转让方也终于浮出水面——深圳汇金创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

本月5日,博信股份宣布董事长、实际控制人罗静被捕,诺亚财富和法尔胜在7月6日和7月16日公告称卷入罗静案。前者涉及34亿资金供应链,后者涉及近29亿商业保理融资,由深证汇金接盘。

而给深圳汇金撑腰的,正是叱咤资本市场的民营信托头号选手“中植系”,被称为万亿金融帝国的二十八大民营资本之一。

01


“罗静案”像是进了热油里的水,激起一连串的“飞溅”反应。

在诺亚财富34亿供应链融资踩雷后,法尔胜也于7月16日披露,罗静实控下的中诚实业及相关方尚未清偿保理融资款本金近29亿元。中诚实业及相关方尚有未偿融资余额289,938.21万元,对应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宁采购中心作为付款人的应收账款369,691.77万元。

罗静旗下的承兴国际声称在中国移动、苏宁云商、京东等电商有应收账款,通过多个资产管理平台公开募资,单笔募集资金在数千万至数亿元不等,年度收益率集中在7%~10%。

这也是诺亚财富、湘财证券等公司发行资管产品时讲述的逻辑。站在投资者的角度,既然有“中移动、苏宁、京东”等巨头加持,自然没有什么风险。

但7月19日,苏宁易购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对此回复称,经核实公司不存在上述公告中所提及的应付账款。事件亦演变成一场“罗生门”,近29亿债权也成了“烫手山芋”,没有任何一方愿意接手。

江苏法尔胜作为一个连年利润下跌,近乎亏损的公司,“29亿巨雷”就像是达摩克里斯之剑悬在头顶。

因此,寻找一个合适的接盘手,尤为关键。

8天后,“接盘侠”出现了。7月24日晚间,法尔胜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摩山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摩山”)拟将其对广东中诚实业控股有限公司和第三方(由中诚实业及其实际控制人罗静提供连带担保)的合计289,938.21万元的债权,作价289,938.21万元人民币转让给深圳汇金创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汇金”)。

上海摩山基于上述交易进行相应会计处理,计提了减值准备约1亿元,导致公司半年度业绩亏损7000万元至1亿元,这也和法尔胜公司上半年亏损金额一致。

法尔胜方称,“上述债权转让有利于保持公司稳定、降低经营风险,维护公司及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

深圳汇金的实力不足以接下法尔胜的债券,但背后的中植系却可以。

02


“接盘侠”扯出背后大鳄——中植系

中植系,号称拥有万亿资本的金融帝国。其创始人解直锟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超过25家,渗透入股的上市公司多达上百,其麾下中融信托及四家财富管理中心掌控超过1.25万亿资本。

在中植系控股公司之中,旗下包括了中海晟丰、中海晟融、中植资本、中海晟泰、中植高科、康得新、中国恒大等上市公司,每一个都是赫赫有名的雄厚资本,或是控股,或是实控人。在资本的棋盘游戏里,深圳汇金,只是中植系的“一颗棋子”。

2019年4月27日,法尔胜2019年一季报显示,江阴耀博泰邦投资中心持股15%,是其第二大股东。同时,江阴耀博泰邦投资中心由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与江阴银木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股96.44%、3.56%。

深圳汇金的99%股权由江阴盛达天祥投资中心持有,而上海首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中植国际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首拓融远(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江阴盛达天祥投资92.23%、7.77%股权。

抽丝剥茧,“中植系”通过中植资本和和中植国投两家公司间接和直接掌控法尔胜和深圳汇金。既然“同宗同源”,那又为何让深圳汇金接下法尔胜这个“烂摊子”?

此次近29亿元的债务讨回过程耗时较长,且存在不确定性,对于法尔胜来说是个不可控的巨大地雷,随时可能爆炸。自从7月5日“罗静案”爆出后,法尔胜的股票和市值便持续下跌,从5日每股5.67元,不断下跌,截至7月26号晨间仅剩4.68元每股,跌幅为17.64%,市值损失约3亿元。

深圳汇金是一家主要从事商业服务的公司,最为关键的是并未上市,其实控人中植系又是上市公司法尔胜的二大股东,也许是不愿看到法尔胜受“罗静案”牵连,导致股市大幅下跌,资本缩水。中植系想要通过它来为法尔胜“排雷”。

“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中植系先接下了这个巨雷。29亿债被接盘之后,法尔胜股票止住下跌趋势,呈现上升姿态。7月31日晨间收盘,法尔胜6.22元每股,一天涨0.57元每股,涨幅9.17%。三日时间,中植系救回20日下跌损失。

早在6月25日,中植系麾下集团首拓融汇接盘宝德股份90%股权时就曾表态:能承担过渡期亏损,按照较高价格补偿性回购,能有效保护中小股东利益。

中植系当然有能力承担过渡期问题,这是它的一贯做法。

实际上,江苏法尔胜与中植系解直锟颇有渊源。法尔胜旗下全资控股子公司上海摩山,原为中植系旗下中植资本2014年4月与摩山投资发起设立,成立时中植资本持股90%。一个月,2014年5月,中植系旗下的京江资增资摩山到3亿元,占股6.67%,摩山投资仅占有3.33%。

此后,中植资本将其持有的90%股权作价6亿转让给法尔胜控股股东泓昇集团,接手的泓昇集团转手又将它转卖给上市公司法尔胜。

2015年9月,法尔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中盈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华中融资租赁有限公司10%股权、上海摩山100%股权。由于中盈投资主要资产为华中租赁90%股权。所以,此次交易实质为收购华中租赁和上海摩山100%股权,交易总对价33.8亿元,其中上海摩山作价12.2亿元,华中租赁作价21.6亿元。

上海摩山在此次交易中身价顺便瞬间翻了一倍,引起舆论一片哗然。证监会也否决这份重组方案。但泓昇集团并未放弃,2016年3月避开监管审查,剔除华中租赁。最终,还是以12亿元将上海摩山卖给了法尔胜。

组建上海摩山中,泓昇集团花费6亿,收购中植系拥有上海摩山90%股份,中植系净赚3.3亿元,到法尔胜花费12亿买入上海摩山100%股票,中植系麾下京江资本6.67%股份又净赚6000万。一来一回,两次转让,中植系在上海摩山身上赚了3.9亿元。

今年4月开始,江阴耀博(大股东中植资本控股)开始在二级市场买入法尔胜,5月9日晚间宣布持股比例达到5%。仅在4天之后,也就是5月13日,江阴耀博便完成了第二次举牌。7月6日,法尔胜公布称江阴耀博在二级市场购入法尔胜股票,增持5%,合计持有5694.62万股,所持股票占总股本15%。江阴耀博表示十分看好法尔胜公司前景,未来十二个月不排除进一步增持的可能。

法尔胜、上海摩山、中植系,兜兜转转,又走进了历史的漩涡。

03


法尔胜会不会成为幕后“庄家”中植系的下一颗旗子,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法尔胜转手了烫手山芋,还有个烫手山芋,就是它自己。

法尔胜成立于1993年,1999年在深市主板挂牌交易,公司主营钢丝、钢丝绳、光缆、光纤预制棒、光纤、复合管等产品的生产及销售。

法尔胜上市之后,营业收入止步不前,净利润则一直在走下坡路。2000年,其净利润还有7000万,此后一路下降,到2008年只有1000万。之后5年,利润一直在1000万元徘徊,2013年更是降至640万元,2014年、2015年在600万上下沉浮。

实际上,从2007年开始,法尔胜就在艰难保壳。2007年至2016年的10年,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有7年亏损,另外3年的利润也只有几百万元,勉强可以维持公司运转。

此后法尔胜转变思路,收购上海摩山,扩展产业,做起了金融生意,逐渐改变了亏损的局面。从去年经营数据看,法尔胜的传统主业依旧亏损,虽然实现营业收入7.96亿元,但营业利润为-75.98万元。

相反,上海摩山营业收入为8.54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50.28%,是公司唯一的“输血”渠道,提供1.02亿元纯利润。不过,上海摩山由于计提2.47亿元商誉减值,导致公司去年亏损1.45亿元。

今年上半年,上海摩山踩雷,公司计提减值1亿元,导致上半年亏损0.7亿元至1亿元。而这一个数据也平掉了法尔胜的上半年盈利,强行“不亏不盈”。

主营业务受挫,转型后又高度依赖收购的上海摩山,背后的风险不言而喻。

6年前,素有“汽车之城”的美国底特律宣布破产。它80%的经济收入来自汽车产业。产业单一,无法扩展其余产业,经济支柱一旦倒塌,面临的窘境和危机和如今的法尔胜如出一辙。

甩掉了旧包袱,又背上新包袱。中植系是“救星”还是“灾星”,云里雾里,看清也看不清。(完)


正文完,原文标题:法尔胜埋雷接连巨亏:29亿扯出资本大鳄
原文发布时间:2019-07-31 17:17:13
原文作者:极客财经社。
财神配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