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股分红两分五!30岁的易事特提前进入中年危机

发布时间:2019-08-01 02:37:53 来源:国际能源网 关键词:易事,两分,中年,危机
原文标题:每股分红两分五!30岁的易事特提前进入中年危机
原文发布时间:2019-07-30 17:06:50
原文作者:国际能源网。

易事特近日发公告给所有股东进行分红,10股税前分红只有两毛五,比去年同期每10股少了六分钱。如此算来,每股收益扣税后还不到两分五!这点儿分红连买块糖都不够,股东们心中的苦涩简直一言难尽。

据统计,截至今年7月10日,易事特股东数较去年同期减少了1000户,股东数量只有4.7万,比A股平均水平5.04万户少了三千多户,股东们似乎在考虑这家公司的股票究竟该不该留?

人生的第一桶金

扒一扒易事特的历史,发现现在并不是最糟糕的时候。创业之初,何思模跟几个朋友凑了3000块钱,在1989年的时候创建了易事特,寓意为英文“东方”的谐音。此时的易事特只有12个人,经营的业务就是“UPS”,即“不间断电源”。

之所以选择这个业务领域是因为何思模在当兵的时候看到过,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访华时给周总理带的礼物就是UPS。国家领导人馈赠的这种礼物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因为你在国内根本买不到,每年国内所需的UPS都要向国外进口。UPS市场前景非常可观,这是何思模当时的判断。

成立之初的易事特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的状态,缺乏研发能力,产品不被客户认可,公司资金紧张,甚至发工资的钱都是何思模顶风冒雪挨家挨户借到的。

或许以易事特当时的状态,早就应该关门大吉了。但它却在何思模的苦心经营下活了下来。

何思模的骨子里有那种狠厉的气质,他不仅对战场上敌人凶狠,对自己也同样残酷。为了推销产品,他甚至连参加会议见客户的参会费都拿不出来,捡瓶子、废报纸甚至卖了血才凑够钱参加会议,见到了客户。

几番寻觅,云南省公安厅的一位工作人员被他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答应试用其产品,并成为易事特的第一个客户。尽管这笔业务只赚了820块钱,但对于整个公司的发展可以说是第一个里程碑。因为这是何思模凭本事换来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背上“老赖”的恶名

易事特因为缺乏经济实力和科研能力,最初只能借高校的研发力量把学校研发的技术用于产品,直到1997年才成立了自己的研发中心。此后的易事特成为“神舟”号系列飞船、“嫦娥号”探月卫星、奥运场馆、青藏铁路、中央政府信息化办公采购等重大工程指定电源供应商,并获得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颁发的“性能稳定,工作可靠”的荣誉证书。

何思模也越来越符合成功商人的角色,直到他为大伙儿谋了一次私,一切都像不可控的方向逆转。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015年6月,易事特耗费近亿元资金,实施了“员工持股计划”。员工持股买入股票的均价是44.14元/股,总购买数量是218.03万股。但当时很多员工没有闲钱买股票,董事长何思模为了让更多员工受益,就让单位掏钱借给员工买自家股票。

当时易事特公告称:“借款部分与公司员工自筹资金部分的比例不超过6:1”。由此可见,这次员工持股,绝大部分钱都是易事特出的,这样的“中国好老板”的疯狂举动是不是已经让人惊掉了下巴?

2016年11月28日,易事特公告透露了利润分配方案: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人民币0.90元(含税),同时以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30股。

A股的送股、增股,总是会引来一波炒作风潮,易事特也不例外。公告之后,易事特股价连收5个涨停板!股票大涨期间,何思模就将员工持股计划的股票给卖了,爆赚数千万。

国际能源网记者调查发现,何思模分别于2016年12月1日和12月5日决策员工持股计划卖出“易事特”1,200,000股和2,992,600股,卖出股数占持股计划总股数的96.15%,扣除交易税费后获利约7978.25万元。

看起来是好心为员工谋福利,没想到却办了坏事,因为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何思模这种做法就是违规操纵股票价格。

2017年8月2日,何思模因公司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被证监会正式立案调查。

2018年5月25日,中国证监会决定对何思模作出如下处罚:根据当事人操纵市场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对何思模没收违法所得63,997,059.25元,并处63,997,059.25元罚款;根据当事人短线交易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的规定,对何思模给予警告,并处以100,000元罚款。

何思模想不通这明明是干好事,怎么就被处罚了,他没有立刻去缴纳高达1.28亿元的罚款,所以在7月2日登上了证监会发布的第二批资本市场“老赖”名单。

尽管何思模在登上“老赖”名单后第一时间补缴了罚款,但是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出现如此重大的负面新闻,也给易事特带来了很不利的影响。

在收到证监会巨额罚单之后,何思模辞去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同时还辞去董事会下设各专门委员会的委员职务。这距离何思模当选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仅一年之隔。

光伏板块拖累公司业绩

董事长的任性让公司蒙受1.28亿元损失,暂且不提,国际能源网记者调查发现,易事特的业绩下滑还有其它原因。

从该公司近三年的财报可以发现,过山车一样变化的业绩水平才应该是分红渐少的股东们应该真正担心的事。

易事特虽说是做UPS出身,但何思模也非常了解单一业务的高风险性,于是易事特就沿着UPS这条路开始延伸业务领域。根据官网内容显示,易事特的业务除了UPS电源之外,还涵盖了光伏逆变器、充电桩、储能、精密空调、智能配电等诸多范畴。

易事特进入光伏领域非常早,2006年,它们已经开始就太阳能电池、太阳能充电控制器、太阳能光伏离网逆变器、太阳能光伏并网逆变器等产品进行重点技术攻关和创新工作。13年在光伏领域深耕细作,却始终还是败在了光伏上。

从公司近三年的财报看,2016年开始,易事特的业绩较之前有非常大的增长,而从类别看,光伏产品集成贡献了68.52%的营收,算上光伏逆变器3.74%的营收占比,光伏相关的业绩贡献超过了70%。

从光伏产业发展历程看,2015年到2016年的光伏市场的确是一个直线上升的阶段。根据国家能源局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新增光伏装机34.54GW,由于多地默许光伏电站先建先得的存在,导致2016年装机量激增,甚至用光了2014、2015年的剩余指标。

2011-2016年光伏装机情况表

在这种行业发展的大背景下,光伏相关的企业的业绩普遍有大幅度增长。隆基股份、中环股份、阳光电源、正泰电器等光伏企业业绩都出现大涨的局面。易事特的业绩大增,可以说是光伏行业的发展大势。

易事特在当年的财报中写道:“2016年内,实现了多个项目的并网发电,公司新能源能源收入为8,685.07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76.66%。公司光伏并网逆变器及光伏系统产品以大功率光伏并网逆变器、中功率组串式逆变器、小功率并网逆变器及模块化并网逆变器为基础,系统集成光伏相关设备,加大了对光伏电站的投入及光伏系统集成业务的拓展力度,销售收入为379,052.31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7.46%,新能源光伏太阳能行业的政策及行业的持续向好,带动公司光伏业务收入不断提升。”

2017年,易事特的年终业绩再创新高,营收比2016年高了20.7亿,净利润同样大涨2.42亿元。但是从业绩增长的幅度看,实际上已经开始出现后续涨势乏力的疲态。光伏相关的业务所占的业绩比重也开始了下滑。

2017年财报显示:易事特在光伏集成方面的收入占比降到了61.2%,光伏逆变器收入占比为3.07%,较上年度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到了2018年,公司营收下滑接近腰斩,同比下降36.3%。净利润同比下滑20.93%。这种下滑的态势,至今依然在持续。2019年上半年,易事特财务预告显示:预计公司2019年1-6月净利润为2.54亿元~2.91亿元,上年同期为3.63亿元,同比下降30%~20%。公司给出的业绩预计下滑的直接原因还是在光伏集成方面。

从2018年光伏集成方面的利润看,只有1.3亿元,比2017年的5.43亿元减少了4.13亿!光伏逆变器领域同样如此,2018年比2017年利润减少了2770.31万元。光伏全线产品溃不成军,成为易事特业绩持续下滑的主要原因。

光伏梦渐行渐远

易事特是最早进入光伏领域的那一批企业,2006年,晶澳、晶科两家光伏企业刚刚成立;天合光能在美国上市;华为还在通讯领域徘徊;阳光电源正在研发大型并网逆变器的产品……

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在几轮洗牌过程中,易事特虽然在光伏领域的起步并不晚,但它已经不再出现在光伏企业的第一阵营。

2018年,根据《互联网周刊》eNet研究院排名显示:易事特排在第二十八位,早已跌出十强阵营;就连易事特引以为傲的逆变器领域,2018年的全球出货量排名也同样跌出了十强名单。

同样,在2018年光伏组件的出货量前十名里依然难觅易事特的身影,它的种种表现似乎说明了一件事——它离之前的光伏梦想正在渐行渐远。

不知道看着一同出道的小伙伴各个生龙活虎地活跃在光伏一线阵营,比自己起步晚的“后起之秀”抢在了排名的前头,易事特是否会有失落感,是不是会发自内心地涌起一种“我不想和你们玩儿了”的冲动。

选错合作伙伴

光伏上的失利给易事特的经营造成的影响不小,或许它们的确想转换跑道。所以才一时兴起出资1.5亿联合小黄狗搞垃圾回收。可是这次选择的合作伙伴却“打了眼”。

2018年7月,易事特与小黄狗环保科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协议内容显示:未来三年,小黄狗环保科技将向易事特采购30亿元的智能垃圾分类回收硬件设备。10月,易事特以1.5亿元加码智能垃圾分类回收设备业务,将进一步发挥公司的技术及产品优势,与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优势互补,助力双方公司更好发展。

本来易事特期待可以与小黄狗一起在环保领域共同发财的打算却毫无预兆地落空了。

企查查信息显示,小黄狗环保成立于2017年8月,注册资本约1.27亿,除派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持有54.39%外,易事特也是股东之一。

但小黄狗却命运多舛,成立一年多的时间,实际控制人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年亏损608.96万,目前已经传出破产重整的消息。

易事特原来的涉足环保领域的计划自然会落空,尽管易事特相关人员表示小黄狗不存在拖欠易事特货款的情况,但是,基于小黄狗目前已经提出破产申请,30亿的采购合同没有指望不说,公司此前投入的1.5亿元资金也得被债权人瓜分殆尽。易事特在这件事上可以说是吃了个“爆亏”,这笔钱不花出去,2018年的业绩如何能下滑那么快?

中年危机提前到来

易事特近年来不如以往那样顺风顺水,创始人何思模辞职、公司被重罚、投资企业破产等负面消息让公司的发展陷入一片阴霾之中。不过对于已经是而立之年的易事特来说,这些风雨恐怕不是“成长的烦恼”,而是预示其提前进入“中年危机”。

主营业务中的光伏领域不断被竞争对手超越,其他业务又不能马上给企业带来突破,这种不上不下,夹在中间的感觉让易事特感到非常难受。

易事特迫不及待要跳脱这个圈子,谋求新的发展空间。易事特总裁陈硕在此前接受机构调研时说:“公司从传统的电源行业起步,服务了众多的金融、能源、医疗及教育等行业知名客户,并依托公司积累的电力电子相关技术及客户资源逐步拓展到提供数据中心、光储充、微电网、定制能源等智慧能源领域的解决方案,以及智能医疗、智慧环保、智慧教育、智慧建筑、智慧交通等智慧城市领域的综合解决方案。我们从提供单一产品到提供系统解决方案再到助力城市运营。”

从这番言语之中,我们看到了易事特已经开始在业务上调整了方向,光伏不再是他们重点布局的领域,而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才是他们重点的发展目标。

据了解,目前易事特已经深入智慧交通领域谋发展。公司相关系列产品服务了沈海高速、京哈高速、江苏宁宿徐高速、四川映汶高速、广东省高速公路联网收费运营管理平台等全国上百条高速公路项目。针对高速公路ETC建设项目,他们还研发了Eci7、Eci9、Ecd7、Ecd9系列产品及ETC门架系统交流一体化电源解决方案,以此解决配电、监控及ETC门架系统交流供电问题。

未来,易事特将依托前期的业务布局加大该领域的业务推广力度,积极参与各地的高速ETC改造项目。

不过易事特此前收到光伏的羁绊太深,很难第一时间抽身回头。今年一季度,易事特的营收依然负增长,由于公司前期的光伏电站项目投资过多,让企业的现金流压力非常重,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约为-5.5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636.99%。

易事特近期投资的光伏项目

易事特目前的发展,我们还看不到更明晰的态势,但是该公司已经不再是何思模的天下,他把这份家业传到儿子何佳手中。作为一名“80后”董事长,何佳看起来更加年轻有为、意气风发,作为继任者,他会怎样带领公司摆脱提前到来的“中年危机”值得我们持续关注。


正文完,原文标题:每股分红两分五!30岁的易事特提前进入中年危机
原文发布时间:2019-07-30 17:06:50
原文作者:国际能源网。
利财股票学习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