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坑娃的爹:辅仁药业

发布时间:2019-07-31 14:13:25 来源:诗与星空 关键词:辅仁,又见,药业
原文标题:又见坑娃的爹:辅仁药业
原文发布时间:2019-07-26 08:26:32
原文作者:诗与星空。

去年万圣节的时候,一张实力坑娃的照片在网络上火了。

幼儿园的小女孩连续两年都以“奇装异服”吓哭了同学,很显然,这样的效果也给她带来了不小的困扰。把娃坑了的,是她的亲爹。

在A股上市公司这么“实力坑娃”的大股东,也不在少数。

7月25日,辅仁药业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2019年7月20日,你公司公告称,因资金安排原因,未能按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期实施分红,公司申请股票停牌准备相关事项,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2019年7月24日。今日,公司公告称相关资金仍未准备充足,无法按期发放现金红利。根据本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7.1条的规定,现要求你公司、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实际控制人朱文臣等相关各方就以下事项进一步核实并予以充分披露,明确投资者预期。

堂堂上市公司,竟然言而无信不给股东们分红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原来,辅仁药业也有一个坑娃的爹:辅仁集团。

一、看起来中规中矩的辅仁药业

2017年公司资产重大重组以来,辅仁药业的业绩并不算突出,但也中规中矩。

据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全年完成销售收入63亿,净利润8.9亿。毛利率44%左右,净利率14%。这样的规模和盈利能力,在医药行业中,不算太好,但也并不差。

从资产负债情况看,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略有下降,为48.99%。从账面看,2018年年报货币资金16.6亿,并且还有9000多万的应收银行票据票据。

虽然公司有近25亿的短期借款,但考虑到公司2018年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超过10亿,即便是最坏的情况,公司也能在一年内还清短期借款。

据公司发布的2019年一季报,账面现金达到了18亿,怎么看都不像有雷的样子。

7月19日,公司发布一则公告,引爆了雷:原拟于2019年7月22日发放2018年年度现金红利,但因公司资金安排原因,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红利。

公司的分红要发很多钱吗?其实只有6271万元,和公司8.9亿的净利润以及10.3亿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相比,不过是“九牛一毛”。

怎么就没钱分红了呢?

公司随后的公告让人大吃一惊:根据公司财务提供资料显示,截止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未受限金额378万元。

一季报中还是18亿的货币资金,怎么一下子变成了1.27亿?

表哥把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翻了个底朝天,也难以理解这18亿是如何不翼而飞的。

钱呢?

二、放飞自我的大股东

一般而言,暴雷的上市公司都会有先兆。

比如,利息支出居高不下,说明公司的融资成本比较高,资金周转困难;再比如,大股东股权质押率畸高,超过60%甚至90%以上,股权质押是民企常用的融资手段之一,但大比例的质押说明大股东有跑路嫌疑;再比如,存贷双高,公司货币资金和借款都非常高,说明公司的货币资金可能是“虚”的… …

辅仁药业的账面几乎都没有这些问题,除了近期一直在发的一系列股权被冻结的公告。

这些公告非常重要,却被许多投资者忽视了。

公告显示,大股东辅仁集团持有的辅仁药业的股权因为诉讼被冻结。公告并未提及诉讼的内容和原因,却说冻结行为不影响实控人。

套路,都是套路。

辅仁药业的大股东是辅仁集团,旗下除了辅仁药业,还有宋河酒业,公司实控人朱文臣是河南省首富。

他玩什么被冻结了股权呢?

民间借贷。

短短一个月内,1个月内,控股股东辅仁集团的股权被冻结9次,涉及多地区。

东方财富Choice显示,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股份2.82亿股,占总股本的45.03%,而本次冻结后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为2.82亿股,也就是说,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的股份全都被冻结了。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今年5月以来,辅仁药业实控人朱文臣多次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名单,成为“老赖”。 申请人包括广州鼎越商业保理有限公司、郑州农业担保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金联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河南中财拍卖有限责任公司、中程租赁有限公司及自然人李哲伟、白保玲等。

都成为首富了,为什么不好好过日子呢?河南首富是怎样一步步沦为老赖的?

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表哥思考了下,想起了巴菲特一句话:没有人愿意慢慢变富。

即便是富人,还想继续更富,实体经济赚钱迟缓的情况下,就把手伸向了P2P。

根据P2P网站短融网显示,2016年1月,该P2P曾获得辅仁集团的3.9亿B轮融资,辅仁集团持股比例达40%,成为短融网最大股东。

玩P2P的为什么和其他的小额贷款公司产生纠纷?

这就涉及到网贷的新玩法:以贷放贷。

从起诉朱文臣的黑龙江金联云通的官网可以发现,该公司主要客户群体是农民,放贷额度通常在10万元以下,由此可见,朱文臣欠债的范围非常广。

撸网贷一时爽… …

当资金链断裂的时候,公司一下子陷入谷底。

辅仁药业短短三个月内蒸发十几个亿的银行存款也就有了答案:通过种种方式给辅仁集团及朱文臣本人输血,形成了实质性的关联方利益输送。

辅仁集团缺钱缺到了极致,一方面大股东积极减持,另一方面,宋河酒业的担保超过18亿元。

大股东火烧眉毛,已经顾不上分红了。

三、坑娃的不止一个

辅仁集团不是A股唯一一个坑娃的大股东,类似的招数,三安集团也玩过。

三安光电是A股不可多得的“大白马”之一,表哥也曾经被它的财务报表蒙蔽,对它的远超同行的毛利率赞不绝口(其实,除了茅台,毛利率远超同行本身就是问题),事实上公司是三安集团旗下唯一一家盈利的公司。

由于其他子公司未上市,所以投资者看不到它们的经营数据,直到捉襟见肘的三安集团决定发债发布了财务报告的时候,大家才大跌眼镜,原来集团的经营状况这么差。

三安光电也被大股东坑到了谷底。

和其他财务造假的公司情况不同的是,这种被大股东“坑”了的上市公司,本身质地并不算太差,像三安光电无论是业绩还是发展趋势都非常优秀,只是由于大股东放飞自我,把其他的业务搞砸了,导致资金周转困难,不得不打上市公司的主意。

四、如何防范这类坑娃雷?

有人认为辅仁药业有存贷双高的现象,其实作为年营收超过60亿的公司,存贷款规模并不算高,利息费用只有1.8亿,和8.9亿的净利润相比,属于可以接受的范围。

表哥认为,这种大股东作妖导致连累上市公司的情况很难预判,但是如果足够仔细,还是能够提前发现端倪。

1、股权质押率。辅仁药业的股权质押率不高,造成了错觉,实际上是因为公司的股权大部分被冻结了。

2、减持情况。辅仁药业的股东们在解禁期一到就纷纷减持,这是个风险提示。

3、大股东是否是民营的集团公司。三安光电、辅仁药业的大股东都是跨界经营的集团公司,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搞大规模跨界的民营企业(此处并非歧视民营企业),往往存在着猫腻。


正文完,原文标题:又见坑娃的爹:辅仁药业
原文发布时间:2019-07-26 08:26:32
原文作者:诗与星空。
爱博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