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链上治理:早产的理想机制

发布时间:2018-07-17 18:04:19   来源:网络 点击 :
核财经 2018-07-03 15:32

核财经App7月3日编译 区块链治理的确难度重重。这是从EOS最近的混乱和争议中得出的唯一可靠的结论。

EOS链上治理:早产的理想机制

EOS是一个募资超过40亿美元的项目,它的共识机制被吹捧为可以解决区块链行业的可扩展性,同时实现更顺畅的治理。

问题很快出现了。首先,EOS社区花了比预期更长的时间来选举21个区块生产者—超级节点,这些超级节点通过验证交易每天可以获得1万美元。

然后,EOS核心仲裁论坛(EOS Core Arbitration Forum)——一个旨在解决纠纷的机构——发出了一份备忘录,命令这些超级节点冻结27个看似有嫌疑的账户。

这个做法立即引发担心,ECAF武断地审查参与者,不可避免地会让人们对中心化控制提出指责,并对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引发怀疑。

当一名ECAF代表威胁要对一家超级节点提起诉讼时,当另一份据称来自仲裁机构的假文件出现时,一个来自纽约的超级节点表示抗议,拒绝参与。

EOS创始公司Block.One的首席技术官Dan Larimer 认为ECAF的其中一个指令是错误的,并认为它对EOS可疑账户的处理导致的信心损失比任何损失的资金都要严重,他的公司想要重写整个EOS章程。

仅仅三周之后,这场口水仗就在Twitter上成为了一种流行景象。但实际上,这些事件对评估链上治理机制(如EOS委托股权证明(DPOS)共识机制)利害关系重大。

当时的Tezos是一出闹的沸沸扬扬的事件, Tezos 也是一个资金非常充裕的链上治理项目,它的创始人和负责监督其2.43亿美元基金的董事之间闹出了很大争端,EOS近期的灾难同样强烈地提醒人们,人类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是很难克服的。

要消除这种不信任,就必须有足够的共享社区信任,以解决这些问题。无论系统是去中心化的还是中心化的, 这点都尤其重要。

问题是,当涉及大量资金时,在争端解决机制中建立共同的信任基础是特别困难的。

计划很完美

实际上,Tezos和EOS以及其他主包括Decred、NEO和Cardano等项目的开创性努力是令人敬佩的。在探索协议层面的解决方案时,比如投票和达到某种程度的内部功能民主,他们试图帮助区块链社区在重要的变化和升级上做出有秩序的决定,并避免引起争议和链的分裂。 那些分歧已经动摇了比特币、以太坊和其他项目。

EOS链上治理:早产的理想机制

链上治理并非永远不会奏效,我们并非只能选择生活在混乱、尖刻和僵局之中,或转向公开用户身份、需要依赖外部政府机构和外部法律的解决方案。但我认为通过EOS案例,我们得到了一个非常清楚的证明,要设计出正确的共识算法来克服金钱和不信任造成的有毒混合物是非常困难的。

我们应该注意到,ECAF是在公链启动前EOS社区成员之间的论坛讨论中成立的,它被认为是解决后续可能出现的问题的一个办法。它的存在反映了一种认识,即争端将会出现,需要一种链下解决机制。但是,由于仲裁规则和程序不明确,仲裁组织得非常糟糕。

问题是:如果社区不是建立在一种类似乌托邦式的对DPOS机制的盲目信任之上,它可以设计得更好,更有能力赢得所有参与者的信任吗?

换句话说,问题的根源可能是链上治理支持者提出的不合理的主张。

事实上,DPOS机制的可靠性曾经通过EOS 募资规模来测试,这次大规模的募资引发了对高预期,进而引发了贪婪和不信任。无论是对是错,它给人的感觉是,那些在EOS网络中获得权力和影响力的人可以操控游戏。

BM, 其他Block.one公司的成员以及许多EOS的粉丝们发誓要通过各种制衡措施来保护用户不受过于强大的超级节点的侵害, 它要求21个超级节点中要15个达成协议才能逆转交易;并且通过持续的投票来问责超级节点;而且通过机制中包含了分叉选项来制衡。

尽管如此,EOS体系显然已经产生了不信任,并最终导致了功能失调。

这并非毫无意义。虽然V神可能对EOS有偏见,但他在三个月前的一篇博客文章中警告称,分处不同司法管辖区的超级节点存在贿赂和勾结的风险。金钱和权力滋生腐败, 这没有例外。

V神的主要观点是,他支持同事Vlad Zamfir的批评,即链上治理不起作用。就目前的技术水平而言,这是正确的。对这些机制的信任之泉还不够强大,不足以克服用户间不信任的问题。

解决方案

那么,怎么做?比特币旷日持久的区块大小辩论,以及由此引发的有争议的硬分叉,呈现出一种功能失调的形象,削弱了主流社会对比特币技术的信心。

EOS链上治理:早产的理想机制

长期以来人们对以太坊的领导力有更清晰的认识,而V神本人经常被指责拥有太多的类似CEO式的权力。(谣传他在车祸中丧生时,以太币价格快速下滑,说明了权力的中心化问题。他支持在2016年DAO攻击之后通过硬分叉来恢复损失, 这也表明权力中心化问题一直存在。)

就目前而言——这将是密码无政府主义者和一些区块链自由主义者所厌恶的——解决办法可能在于承认共识算法的局限性,转而依赖于人为主导的、法律定义的机构来解决争端和链下治理。

尽管我一直对联盟区块链持批评态度,尤其是对运营这些区块链的财团可能充当串通把关人的角色,以限制创新并劫持用户为人质的风险持批评态度,但这些区块链在公司中很受欢迎,正是因为它们在公认的法律架构下运作,而且它们对此感到满意。法律确定性是有价值的。

DAO的失败告诉我们,代码不是法律。

通过代码设计,让软件取代所有其他法律追索权的系统,其实是创建了一个模型,允许破坏软件的窃贼相当合理地辩称,他或她没有非法行为。然而,那些受害者想要追索权,这就是为什么以太坊最终选择了硬分叉。

目前的解决办法是建立设计良好、受信任的机制,这种机制存在于可预见的法律框架内,可以通过流畅、轻量级的仲裁来解决争端,而不是走向法庭。它们承载着法律的重量,但试图避免法律的冗长过程。

这里的关键词是“精心设计,值得信赖”。轻量级的、链下仲裁可能是创建ECAF的人的意图,但它设计不佳,显然没有赢得所有参与者的信任。目前还不清楚当初共识是如何形成的。

正如父子团队Don和Alex Tapscott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对区块链治理前景的有益评估中所阐述的那样,互联网的治理机制可以提供一个模型。

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公司(ICANN)、互联网工程工作组(IETF)和万维网联盟(W3C)在治理和争端解决方面工作做得相当好。可以理解的是,美国对ICANN的历史影响力一直是争论的焦点。然而,即便如此,这些组织的多方利益相关者的结构,也基本上缓解了人们的担忧: 即任何一方、政府或其他任何一方对互联网规则拥有过多的权力。

以反社团主义和分权原则为核心的区块链,不能也不应该试图效仿这些互联网机构形成的过程,这些机构依赖于不同政府在联合国等国际论坛上的讨价还价立场。但是,在区块链行业的各种利益相关者之间达成共识,标准化机构和非政府组织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包括万维网联盟和其他标准化组织已经试图在这个领域建立权威。)

这是否意味着不可篡改和不受审查的特性是不可能达到的目标? 如果你用绝对化标准来思考的话,也许是的。但那本来就是雄心勃勃的远景,而非绝对目标。

重要的是,区块链系统要能为尽可能多的用户提供服务。到目前为止,像EOS这样的链上治理模型显然做不到这点。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