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解区块链」EOS创始人BM自传:社会给我上的课

发布时间:2018-07-13 18:05:00   来源:网络 点击 :
迅解区块链 2018-07-02 19:48 「迅解区块链」EOS创始人BM自传:社会给我上的课

It occurred to me that many people new to Steem and Steemit may not know much about me. I think it is time I introduce myself along with everyone else.

很多不熟悉Steem和Steemit的人可能不了解我,是时候介绍一下自己了。

1. The Silver Rule 银律

银律指“不要对别人做你不希望别人对你做的事”。作为恪守银律之人,我从不会用暴力对待他人,因为一旦违反银律,我无法理性地与自己的行事方式保持一致。

这种信念合乎逻辑的结果是:暴力威胁或敲诈他人的方式不能解决问题。这意味着用征税或用税款采购的方法不可能解决问题,意味着使用战争或暴力革命的办法也解决不了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只会袖手旁观。

2. Finding Free Market Solutions to Secure Life, Liberty, and Property 寻找自由市场的解决方案:安全的生命、自由和财产

五年前我认识到:解决有组织犯罪集团(常指government)的办法一定产自自由市场。而且,任何government的替代者都无法把我们从现在的government中解救出来,因为这样做只会导致新的government接管。

我也意识到,人性对生命、自由和财产的需求极高,任何能够找到办法把这些东西提供给市场的人都可以很赚钱,同时让世界变美好。正是此时,我开始寻找一种非暴力手段——能让暴力政府无能为力的方式。

3. Start with Currency 从货币开始

我认识到,金钱是政府权力的根源,金钱的使用完全是自愿的,没人强迫你用美元支付,最初解决办法是采用黄金和白银。我研究了它,发现有人试过这种方法,但被政府关停。政府有权力在世界任何地方夺取财产。很明显,自由市场将需要一种无需物质财产支持的货币形式。

当我在2009年初发现比特币时,我试图设计一个数字货币,我立即参与了试图推广比特币的工作。

4. Divorce 离婚

大约在同一时间,我却正在操办离婚,这是由于我日益改变的信仰所致,前妻发现这与她的世界观不符。我原来笃信基督教,但伪善的教会虽然口头接受、但却肆意践踏着“银律”,使得我与他们日益疏离。

其间的过程不仅无法让我全身心投入比特币,而且给了我深刻的教训。我追求用自愿解决争议,于是说服前妻用基督教的仲裁方式来分割财产、解决抚养权以及抚养子女的问题,但这却铸成大错。

仲裁结果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平衡的。我不得不支付高到离谱的配偶赡养费和子女抚养费,但如果她不在30分钟内搬离,抚养权将归我。这个裁决应该有法律约束力,但这使我意识到:拥有我们孩子的其实是政府,而作为父母的我们,并没有权力做出有约束力的抚养权裁决。

前妻不喜欢判决结果,到法院申诉。这让我了解到法院系统是如何地不合理并且有偏见。最后,法院说他们必须按照仲裁员的命令强制我支付配偶赡养费,但可以自由改判监护权。这使得一个原本还算平衡的裁决,对我而言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损失,这让我知道整个过程有多腐败。

我意识到我是一个奴隶。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我被法院强制要求赚取工资,不管是否有创业或改行的愿望。前妻获得我税后薪水的一半,我被迫搬去和父母同住,因为没有足够的费用用来独立生活。为支付两年来争夺孩子的法律费用,我已濒临破产。

没有什么比认识到这件事更痛苦的了:你孩子的母亲要求你必须屈服于她的意愿,否则她就一枪崩了你。她可能不会直接这样做,但站在我的角度看来,要求政府代表她这样做是一样的。

5. Meditation 冥想

在绝望的深处,我学会了放手,因为坚持愤怒和怨恨没有任何好处。我开始冥想,并且思考我是谁。我领悟到生活在当下的欢乐,而不是滞留在我所经历的一系列的不公正。我不得不放弃我无法改变的事情,专注于我的力所能及。这段经历让我学会了在任何风暴中保持冷静。

6. Renewed Commitment 新的使命

不愿放弃,我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决心找到通往正义之路。我转身回到比特币,试图构建一种不依赖暴力的社会。更具体地说,我开始寻找一种方式,这种方式能让人们共同抵御各种暴力,比如:蓄意的家庭毁灭或有组织的犯罪集团。

此时,比特币遇到了一些问题。在政府关闭了交易所,并且冻结交易所的的银行账户。这让我想到: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比特币就可能消失。此时,我开始写比特股的代码,并且发明了BitUSD,BitUSD是第一个与美元挂钩的加密货币。

在接下来的两年半中,我系统地解决了一些关键技术挑战,把区块链技术提升到可支持去中心化交易的成熟水平。由此产生的技术称为“石墨烯”,比特股和Steem都得到过石墨烯技术的赋能。

7. Social Lessons 社会给我上的课

在BitShares两三年的工作,教会我很多,我也学到了很多社区建设和经济学方面的东西。与此同时,区块链行业已经成熟,政府监管变得清晰,中心化的交易所也已被接受,不再有被关闭的危险。换句话说,我原来捋起袖子打算解决的问题,现在已不存在。

我也认识到,我对资本的认知过于短视。我开始思考如何建立一个自利驱动的社区,比如通过收取手续费。我了解到,如果“通货膨胀”是为了补偿那些带来价值的人而做的,那就不是窃取。真正的窃取是期待人们免费生产产品、但却无法通过产品获得应有的回报。这种日益成熟的观点使我与众多BitShares的拥趸分道扬镳。

8. Starting Steem 启动Steem项目

我决定吸取教训,并围绕我新的价值观建立一个在线社区。这些新的价值观基于这样一个前提,即每个带来价值的人都应该得到回报。这些新价值观包含以下三种理念:

第一,整体价值远大于部分之和;

第二,不向参与者索取任何东西,相反要奖励他们;

第三,关注长期贡献,而非快速致富。

9. The Future 未来

展望未来,我希望能够在这里利用Steem来建立市场、保险、扶贫协会和司法系统,使我们的社区能够卸下政府权力。我相信合理组织的社会压力比任何常备军或政府官员都要强大得多。通过区块链技术,我们可以自我组织,实现自由。

只有通过共同努力,才最大化我们的生命、自由和财富。诉诸暴力虽然是一种捷径,但这种捷径只能摧毁生命、自由或财富。我很荣幸能有这么多的人来帮助我实现这个梦想。

或许对于BM而言,代码能力是马达,EOS是车身,使命是指南针。理想主义如BM,之前几次因为理想受挫而半途而废。西西想说,区块链不是万能药,对于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真心想要改变一点什么,需要能力与勇气,以及极大的耐心。真心希望BM这次能坚持下去吧。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