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兰寿网: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18-10-27 17:25:06   来源:网络 点击 :
原文标题: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原文发布时间:2018-06-06 12:09
原文作者:中国兰寿网。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中国兰寿网】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图/兰寿网 文/天山雪

玩金鱼,最令人着迷的莫过于自己繁殖金鱼。看着一颗颗尚不如一粒小米大的卵,一点点的发育成长,看着它一天天的变化,看着它们破壳而出悬挂的缸壁水草之间,看着它们起飞、开口吃食,看着它们被水蚤、丰年虾撑涨欲破的红色肚皮。看着他们从针尖儿大小,变成寸许的青仔,再经过一天天的褪色由青变红,由粉嫩变五花,由长身短尾与鲫鱼无异的模样儿,变的尾鳍飘逸,亭亭玉立,宛如一个成熟的少女,在水中开始翩翩起舞。。。。。。的确是在见证一个奇迹。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花开花落花相似,岁岁年年鱼不同。“做”鱼,是玩过了一些现有品种,或是出于好奇,或是出于不满现状之后顺理成章的一件事儿。在喜欢玩鱼,喜欢钻研的发烧友中,接长不短儿的,就会蹦出一些人,自己个儿琢磨着捻东搞西的,玩儿玩儿自己“专属”的品种。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14年记录)

我也应该算是这类“好事之徒”。其实,主要还是一个“好鱼之徒”,更是一个“好色之徒”。

金鱼之五彩斑斓,之绚丽烂漫,是足以令人沉迷陶醉的。而每一个品种,每一个花色,都是因人而为之。金鱼,在中国一千多年的历史中,正是因为这些好事、好鱼、好色之徒们沉迷于其中,才使得金鱼得以百花齐放。当一个新的品种出现,人为也好,天赐也罢,都还是需要有心人执着于其中,才会得以定型稳固。之后,就会凭借鱼主人的经验手法或揣测琢磨,再衍生出一个个新的色彩斑纹来充实这个品种。红的红似火,白的白如玉,黑的黑如碳,花的花似锦。从单色到双色、三色、四色、以至多色,一个品种色系的完善,可能有时需要耗费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才会功德圆满。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14年蓝鹅头记录)

但,很多这样耗费心血打造的成果,又会随着岁月的蹉跎,而迷失在某年某时某地。虽鱼人有传承,但终究造化弄人,到如今,几乎没有一个品种金鱼的色系是齐全完整的。而,也总会有人前赴后继,往复轮回,继续做出新的品种,新的颜色。。。。。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一个人,穷尽一生之力,能够养鱼的日子也就区区几十载。在一个品种可能就要耗费5年10年光景的残酷事实面前,能够养出的鱼也终究有限。贪恋太多,或是太过执着,到头来也难免成镜花水月,无法完成自己的夙愿。玩鱼日子久了,倒也有小悟,为人做事也不可太过执着。你想做的事永远会有很多做不到,做不成,做不好的。做鱼如是,做人亦如是。要学会享受你当下所拥有的,享受你做的每一件事。且行,且珍惜。“做鱼”无论是否有成败结果,其过程,都是一种人生享受。只有抱以这样的心态,才会达到心中的平静,才会远离浮躁,远离贪念和过度的欲望。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想这几年玩儿鱼,倒也还是有几个品种自己坚持在玩儿,也做了些杂交、改良和纯化的工作。从鹅到虎,从凤尾到槑龙,也算是乐在其中。屈指算来有些鱼已经做了六七代,依旧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算作成绩的东西。一直以来倒也没有给自己什么压力,且玩儿且乐,且乐且做,悠闲的很。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丹凤是一个古老的品种。因为种种原因,几乎完全销声匿迹。后来因网络的传播,爱好者们才因一些老照片儿,以及看到了香港海洋公园里展示的那几尾色冷若镔铁的蓝丹凤,这才又被挖掘了出来。又因一些好事者的推动,致使更多人对这个老品种开始关注。杂志也好,网文也罢,的确是没有少拿它说事儿。从文化背景到国粹的流失,都被剖析了一个遍。但落到最后,终还是落到鱼上,不然也就失去了聊它的意义。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丹凤”,无瘤、光背、长尾,是一个基本特征。从金鱼品种发现的角度上来说,它曾经是一些品种的原生母本,借助这个阶梯,达成了一些其他品种的诞生。金鱼品种延伸到今朝今日,可谓你中有我,我中有它,它中有你。尤其是在中国大陆,少有“纯系统”的鱼留存,虽然这样说不确切,但很多市场上流通的品种,都没有能够达到足够的纯化的程度。这点,从这些鱼繁殖的后代中,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尤其是国内的蛋种鱼,后代中扛枪带刺的和长有全鳍的个体,绝不鲜见。即便是背部光顺圆滑的正品率已比较高,但其尾柄处的“刺尾”现象,也还都是返文种的表现。甚至一些标榜系统纯正的个体后代也是如此,这就说明了它的纯化程度还远远不够。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14年鹅记录)

而同属蛋种鱼的“兰寿”在日本,被系统的繁殖两百年后,日系兰寿繁殖的后代中,几乎没有这样的现象。不讲精品,单就按照国内的“正品”率来看待这个品种,就没有一个国内的蛋种鱼能够与之匹敌。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对于一个宠玩之物,我们不去评价孰优孰劣。因文化背景的不同,和养殖者理念的悬殊,造就了这样一个结果。中国金鱼产量大品种多,很多双料金鱼,三料金鱼,甚至四料金鱼,就是集合了多个金鱼品种特征而综合在一起,而成就的新品、精品。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14年鹅苗记录)

中国养鱼人当中的一些随性、变通、不拘章法的个性,给今天金鱼百花齐放的格局奠定了庞大的根基。所以,国内鱼人的擅长,就是创新求奇。也不必急于一时和日本玩家在专一性方面去一较高下。至少,在自己可以做到之前,不要去随意评判他人品种优劣。专心、潜心做自己的鱼才是正途。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12年当岁小鹅)

我的第一条凤尾蛋鱼,是从北京金鱼圈子里的一位老师傅那里得到的。这位老先生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却亲身经历了七八十年代至今,北京金鱼发展的起落。这么多年在圈子里,也的确是沉淀下来不少经验。虽然现在不搞金鱼了,但偶尔还是借他人场所小牛试刀一下,印证下自己的思路和观点。我这条鱼就是在N年前,这位老师傅“做”出的。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09年记录)

从他那里,我不仅仅是得到了一条鱼,更多的是得到了有益的经验。也有不少问题的应对和解决方法,和我自己摸索得来的经验不谋而合。后来的一些做鱼试验中,这条鱼的确是起了不小的作用。饮水思源,至今我依旧感念至深。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09年1月龄小鹅记录)

我一直对长尾蛋种金鱼情有独钟,凤尾蛋凤、凤尾鹅头、凤尾蛋龙、凤尾蛋球……这些尾如长裙般飘逸的鱼,都是我猎取和培育的目标。而自己“做鱼”则是从凤尾鹅头红开始的。鹅头红在近些年也曾是退化的比较严重,这个让北京人引以为傲的品种,在七八十年代也是一度辉煌。高耸的头瘤色如朱砂,银白的腰身魅力四溢,当时在北京是属于极为名贵的品种,能够养上几条鹅头红,是很值得拿出来吹嘘吹嘘的。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09年f2记录)

而在2005年前后,再度看到这些鹅头红的时候,原有的风貌已经遗失殆尽。头、身、尾,都不能和一些老照片的个体相提并论。连鹅头鱼最基本的鹅头,都很少能够见到,不起头的鹅头红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还有就是细弱的尾柄和拖沓的尾鳍,和身体相衔接起来,让人看着实在别扭。甚至曾经一度,网间传播了几张日本鹅头红的照片,让人唏嘘磋谈。说我们自己的东西,甚至还不如日本玩家养出来的。而其中一张照片,也成了不少玩“鹅”人追求的标准。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变异蛋种的鹤顶红)

而我对鹅头红的饲养,也始于这个时期。不少人都在想方设法的寻找远缘血脉,或采用文蛋杂交来企图使近亲多年遗留下来的弊病得以改善。也有人写文章批驳文蛋杂交,完全偏离了鹅头红的本质,失去了这鱼的味道,属于南辕北辙。也有支持并阐述逐殊路同归的道理,说最终审美将会大同,无论方式方法,只要做出来了,恢复原有鹅头红曾经鼎盛时的状态,就是成功。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09年记录)

为了缩短周期,我没有采用直接文蛋相杂的方式。而是直接到大规模饲养流通鹤顶红的地方去寻找“突变”的个体,在海量的繁殖和粗放养殖手法的前提下,总会留下一些变异个体。在正品率极高的鹤顶红中,也会偶尔出现完全没有背鳍的个体,当然,这个工作犹如大海捞针。还好,北京的黑庄户,曾经是北方金鱼的集散地,至今还有很多河南鱼商在贩售各地金鱼,最多的就是出产于河南的塘鱼。当时,大鲁店周边的渔场也还有不少,也常会有大批的塘鱼上市,在那里中转交易。所以,上百个贩售的鱼池,和渔场拉网上来后的暂养池,成了我选料的基地。倒也让我收获不少能当作“材料儿”的金鱼。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09年f1记录)

用原种的鹅头红和鹅头红、用鹅头红和光背的鹤顶红、用鹅头红和其他蛋种金鱼杂交、用光背的鹤顶红和光背的鹤顶红方式交叉繁殖实验,甚至用到了高兜巾型的红顶虎,搞了一大堆组别的实验尝试。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2009年记录)

顶红的最大弊病是鳞片疏松,头瘤不紧,捞鱼时极易散落大片鳞片。但在和鹅头红杂交的后代中,这些都有所改善,且后代中长尾短尾都会出,而进一步的优选纯化后代中,都可以更接近鹅头红的原种。当然,也会有一些问题相对比较顽固,需要更长时间的优化才能转变。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文安产薄鳃红顶虎头)

现在回头看看,从开始玩儿这个鱼已经六七年的时间过去了。其正品率依旧还是个问题,虽然每年繁殖的鱼中不乏出色的个体,可批量的精品还是无法实现。多年的玩鱼做鱼,体会着的就是一句话,“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鹅头红金鱼这个品种,现在市场上已经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除了北京的玩家外,很多省市都有人在培育这个品种,鹅头红和广大鱼友的距离已经拉的很近,虽然在品种个体上的优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毕竟也算是遍地开花,只要有更多人的坚持,有好的引导和规范的比赛,鹅头红一定会超过曾经的鼎盛,在不久的明天再创辉煌。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早期做的樱花鹅头)

一个金鱼的品种,单一色系是不完整的。虽然鹅头系列的鱼代表品种是鹅头红,但是其系统想要完善,还需要全色系的鹅头金鱼才可以完成。可喜的是,当年我所绘制的鹅头金鱼的色系图谱,已经有了突破。除了鹅头红之外,已经出现了全红的鹅头、蓝色的鹅头、樱花色的鹅头。虽未曾稳定,但既然有了,那优化稳定只是时间的问题。

各村有各村的高招儿,个人有个人的技巧。蓝色的鹅头和樱花色的鹅头,在我这里搞出来是借助了日系鱼的帮助,这点我是一点都不避讳的。还是那句话,金鱼无国界,做鱼未必要循规蹈矩。只有更多的尝试,才能有更多的积累,才能够有机会用实践去检验理论的真伪。

文章插图中形形色色的“鹅头”金鱼,就是我这几年玩儿鹅的记录。很高兴能够有机会在这里,和大家聊聊自己玩儿鱼那点事儿,探讨切磋金鱼可以怎么养,怎么“做”。也希望鹅头型金鱼,越来越漂亮,鹅头家族越来越兴旺。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基本达到要求的,改良后的鹅头红金鱼)

玩儿鱼、做鱼那些事儿

我是天山雪,我有事您言语,别的咱不灵,只会玩儿金鱼!

延伸阅读:
最新文章